我国著名建筑学家、建筑教育家、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悼念文章

读《罗小未文集》

我们都曾经受过无数老师的教益,有些老师被我们一生尊奉为师长。一个人在中学阶段会受到班主任和某些自己喜爱课目的老师在人格和知识方面的熏陶,到了大学阶段则受某几位教授的影响最为刻骨铭心,罗小未教授就是这样一位硕师。她德隆望尊,学生遍天下,对学生人生的影响十分深远,同学们尊称她“罗先生”,而且是对建筑系的众多女教师中唯一这样称呼的,对其他女教师则一概称 “老师”。这并非性别错位,而是表达一种发自内心的对博学笃志的学者、大师的尊重和对学识的敬畏。今年5月,我们班同学毕业50周年返校聚会,大学时期的老师都已退休,而同学们最想去看望的就是罗先生。她教给学生的不仅是渊博的学识,还有她的睿智、教养、研究方法和大家风范。我是罗先生的双重学生,1959-1965年,我在同济大学建筑系建筑学专业学习,罗先生在三年级时教我们外国近现代建筑史,当时我的课堂作业写的一篇短文谈现代建筑运动与艺术思潮的关系,得到罗先生的鼓励,说这篇文章可以发展.我至今还保留了这份作业和罗先生的批语,这个鼓励让我从此热爱建筑历史和理论这门学科。1984年我在《建筑师》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工业建筑的发展及其美学问题”就是在当年这篇作业基础上拓展的。1978年我回同济大学建筑系攻读硕士学位时,又在建筑历史课上得以聆听罗先生的教诲,1990年起我师从罗先生攻读建筑历史与理论博士学位。

罗小未教授1948年毕业于圣约翰大学建筑系,1951年起成为圣约翰大学的助教,1952年院系调整后,担任同济大学建筑系建筑历史与理论教研室的创始人,楔而不舍地展开了长期的建筑历史与理论研究和教学建设。当年国内还没有其他的建筑院校开设外国近现代建筑史,同济大学建筑系是第一个开设这门课的。完全缺乏文献资料,于是就自编教材和图册,收集图片,建立教学档案,以研究引领教学。在60年主持世界建筑历史与理论的研究和教学过程中,致力于建筑理论、建筑历史、建筑评论与建筑设计方法的教学与研究,在现代与当代西方建筑史、理论与思潮上有极为深厚的造诣,她的研究范围也覆盖了中国建筑史,对建筑学学科尤其是建筑史学的发展作出了贡献,她的影响遍及世界。
    还在80年代初罗先生就发表了许多关于世界建筑和建筑师的论文,1982年主编出版《外国近现代建筑史》教材,在2004年又修订出版第二版,增添了许多最新的内容和理论前沿。古人云,著述须一副坚贞雄迈心力,始克纵横。建筑历史是一门跨许多学科的复杂学科,编写历史教材实际上是一项巨大的工程,需要多学科的背景,历史的、社会的、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艺术的、科学的、技术的、地理的知识基础,从《外国近现代建筑史》中我们可以看到罗先生关注的不仅是理论和历史,也关注建筑设计和建筑技术问题。罗先生是中国的世界建筑历史理论和教学体系的奠基者,同济学派的奠基人之一,她最早将西方近现代建筑历史和理论介绍到中国,最早从学术上全面论述后现代主义。她主张以论带史,是最早创导建筑理论、建筑史和建筑批评三位一体的学者。早在1989年,她就在《建筑学报》上发表论文“建筑评论”,奠定了建筑批评学的理论基础。长期以来,她致力于引进国际建筑学术思想和建筑理论,提携青年,培养了许多学生,建立了同济建筑系的建筑历史与理论教学与研究队伍,在1984年创办了重要的建筑学术刊物《时代建筑》。在80年代,她和清华大学的汪坦教授等共同主编了一套西方建筑理论译丛,将最重要的当代建筑理论著作译介给中国的建筑界,让建筑师、学者、研究生直接读名著,实属功德无量的划时代工作。

在大学讲堂教建筑史首先会涉及意识形态和建筑史观,而建筑史相关的意识形态和史学观又与历史学和哲学密切不可分割。罗先生学习了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黑格尔和普列汉诺夫的哲学,深受黑格尔的影响,逐渐形成了历史是变迁的,任何事件都必须放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里面去考察的建筑史观,主张建筑历史是建筑文化史和建筑思想史。从文集收录的罗先生接受卢永毅教授的访谈文章中可以看到,罗先生还在约大读书时,就接受了现代建筑的理论,领悟了建筑史与历史建筑的根本性差异。她一直坚持反对西方中心论,最先提出外国建筑史的研究必须打破“欧洲中心论”的史学观,很早就把研究的目光拓展到伊斯兰建筑、非洲建筑和亚洲建筑。
    罗先生在国际建筑界享有广泛的声誉,参与各种国际学术活动,曾应邀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意大利、法国、印度等许多国际论坛、大学讲堂和会议上作报告,兼任世界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和访问学者。1986年起担任意大利国际建筑杂志《空间与社会》(Space and Society)的顾问,1987年被选为国际建筑协会建筑评论委员会委员,在1998年获得美国建筑师学会荣誉资深会员(Honorary Fellow, the American Institute of Architects)的称号。在为1999年第20届国际建筑协会(UIA)大会编辑十卷本的《20世纪世界建筑精品集锦》时,罗先生担任编委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与国内外著名的建筑理论家共同工作,充分展现了她的国际建筑高瞻而又广阔的视野。

在广泛的国际交流中,罗先生与西方建筑界的诸多大理论家和建筑师建立了诚挚的学术友谊,扩展了罗先生历史理论研究的学术视野,与印度建筑师查尔斯•柯里亚、美国建筑理论家约瑟夫·里克沃特和肯尼思·弗兰普顿、美国建筑师贝聿铭等站在同一个高度,领悟了建筑与文化在深层次的联系。虽然罗先生认为我们在世界建筑的研究上不可能做得像西方学者一样深透,但完全可以用这样的态度和方法来研究自己的建筑,这对罗先生长期以来所关注的上海建筑史与历史建筑保护的研究中颇有启迪。20世纪80年代末至今,罗先生作为上海近代建筑与城市研究以及地方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开拓者,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刊登在《建筑学报》上的《上海建筑风格与建筑文化》是最早将上海近代建筑置于城市文化脉络中解读,并将文化人类学思想引入上海建筑史研究的重要学术成果。她主编和参编的一系列关于上海近代建筑的专著成为上海历史建筑保护的指南,她的历史研究成果在推动社会对遗产价值认识上的意义至关重要。《上海建筑指南》、《上海弄堂》、《上海新天地》以及《上海老虹口区北部的昨天、今天与明天》等一系列专著,都是研究上海近代城市与建筑的珍贵文献。此外,罗先生为上海市建立建筑文化遗产保护制度也发挥了持久的作用,她直接参与了几乎所有关于上海优秀历史建筑的立法保护与建筑再生的实践指导工作。罗先生不仅有丰厚的理论著作,而且也在建筑设计上多有建树,她是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顾问,受人关注的淮海路风貌的保护、外滩信号塔的保护,外滩3号、6号、9号、12号和18号的修复改造,“马勒公馆”、“新天地”和“外滩源”的保护改造项目,罗先生都担任了专家顾问。

这部文集收录了罗先生关于西方建筑史研究、建筑理论、建筑史研究、城市文化和建筑遗产保护、教育思想和研究方面的论文共35篇,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位学术开拓者的足迹。罗先生是第二届国务院学科评议组的成员,长期担任上海市建筑学会的理事长,当代中国的建筑学发展是和她的辛勤努力分不开的,为此,中国建筑学会于2006年授予她建筑教育特别奖。从这本文集中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理论,我们也看到了时代和时代精神的演变。


2015年7月25日